当前位置:baiyan.com.cn历史伊朗卡扎尔王朝缔造者 第一代统治者阿迦·穆罕默德·汗简介
伊朗卡扎尔王朝缔造者 第一代统治者阿迦·穆罕默德·汗简介
2022-09-22

阿迦·穆罕默德·汗Agha mobam-mad khan(1742-1797),伊朗卡扎尔王朝缔造者和第一代统治者。他重新统一了萨法维王朝崩溃后分裂的波斯,他以一个伟大的战士和残忍的统治者闻名。

阿迦·穆罕默德·汗是突厥卡扎尔部落酋长之子,他6岁因家族战败被阉割,16岁起在桑德王朝统治者卡里姆汗宫廷中作太监总管,参与国政。1779年卡里姆汗死,阿迦·穆罕默德逃往北方根据地,并乘桑德王朝后裔争夺王位互相残杀之机扩张势力。1794年他攻破克尔曼,遂统治伊朗各主要省份。1796年加冕,自称“王中之王”。同年征服呼罗珊并把格鲁吉亚重新纳入伊朗统治之下。在他统治期间,首都德黑兰从一个乡村扩大到拥有1.5-2万人的城市,他在第二次远征格鲁吉亚期间被两个仆人杀害。

人物命运

伊历1150年,波斯传统新年“诺鲁兹节”来到前的第七天,一个非凡的男孩出生在波斯北部戈尔甘河畔的阿斯塔拉巴城。虽然此时他公开的身份是城中的一位赛义德(先知后裔)穆菲德家中的孩子。可实际上,他是当地最大的突厥卡加尔部的王子。

男孩的祖先--卡加尔,一位来自突厥斯坦的领袖,当年跟随着蒙古大军来到此处,凭借赫赫军功曾经获得伊尔汗王朝“那颜”的贵族称号,因此才有了后来的恺加汗部。之后的几个世纪,恺加人既参加过帖木儿的远征,也为伊斯玛仪一世创建萨法维帝国立下勋劳。到了男孩祖父这一辈,甚至获得了“瓦基尔道莱”(执政官)的封号。

但在20年前,祖父在与当时的竞争对手,现在的波斯王----纳迪尔沙阿的最后对决中,被纳迪尔派人刺杀,恺加人世代居住的阿斯塔拉巴城陷落,男孩的父亲哈桑汗也被迫远走土克曼斯坦(突厥人的地方),在大漠中里集聚实力,以图东山再起。家人自然顾不上了,男孩出生后也一直被当作赛义德家的孩子抚养,在那充满了庄严氛围的成长环境中,男孩自小就受到了严格的宗教教育,他的理想是长大后成为一名受人尊敬的教法学者,并且也一直为此而努力。可惜,在男孩6岁时,梦碎了!

伊历1156年,看似强大无比的波斯王纳迪尔被弑,凶手正是他的侄儿萨迪勒沙(公正的王)。阿夫沙尔王朝中衰,群雄并起。男孩的父亲哈桑汗也率领旧部反攻阿斯塔拉巴城。眼看亲人就要团聚,部落将要中兴。不料被萨迪勒沙击败,父亲只得再次退入大漠,等待下一次的机会。可是男孩却未能逃出生天,在战后城中的大搜捕中,男孩的王子身份泄露,萨迪勒沙本打算杀了男孩,但可能是男孩那清澈明亮眼神打动了暴君的恻隐之心,于是死罪被赦免,但活罪难逃,暴君勒令对一个尚未满六岁的孩子施以了残酷的宫刑。没人知道男孩事后是怎样在那恐怖的刑房,度过那无数的痛苦黑夜的?后人只知道从那以后,男孩的眼中再也没有了以往那可爱的童真,取而代之的是时不时投射出来的像狼一般的目光。

萨迪勒沙作为波斯历史上一位无足轻重的暴君,他的历史责任不过是谋杀一位英雄,造就另一位英雄。在他完成了这两件大事之后,同年就死于与自己兄弟的一场王位争夺战中。过了几天阉奴生活之后,男孩就回到了自己父汗的身边。接下来的十年,他在卡加尔军中成长,跟随父汗学习怎样指挥作战以及如何与内部土克曼诸突厥部落的酋长们周旋。此时整块波斯大陆上,各路诸侯像走马灯似的不断轮转。

十年过去,尘埃渐渐散去,除了名义上的共主,阿夫沙尔王朝的末王沙鲁克在普什图人(阿富汗人)部落的扶持下,盘踞在呼罗珊苟延残喘之外,只剩下他的父汗哈桑与库尔德人部落的卡里姆汗并立。历史似乎回到了当年他祖父与纳迪尔对峙的年代,双雄会,赢者会获得荣誉与皇冠,输家则要献上自己的头颅与部族。历史也喜欢重复。就如同祖父一般,决战前夕,父亲也被对手收买的侍从谋刺,少年与族人们再一次沦落到了命运的谷底。他和弟弟侯赛因被掳往库尔德人的王都设拉子,开始了为期20年的囚徒生涯。。。。。。

蔷薇

设拉子,波斯帝国的首都,新兴的库尔德赞德王朝(桑德王朝)的新京。也是波斯诗歌和哲学的圣殿,许多位有名波斯诗人都曾经作诗吟咏过的地方。著名的诗人萨迪曾在他的名诗中这样描述自己的家乡;

你这花瓶有什么用场? 不如来撷我那园中的蔷薇。这些蔷薇只有五六天开放,我的花园冬季也不会枯萎。

就因为这首有名的《蔷薇园》诗集,设拉子也有一个别称蔷薇之城。凯旋归来的卡里姆汗就把他的王宫建在这里。但就是这么美丽的一座城市,在17岁的少年和他的弟弟看来却是一座火狱,如同再漂亮的蔷薇花在失去了希望的人眼中,不过是带刺的荆棘。

皇帝对待他的俘虏,表现出了一种宽宏大度的气魄,自然这里既有胜利者常拥有的自信,也有一多半女人的因素。因为少年的姑姑贝古姆也作为皇帝的战利品,被收进了后宫。此刻已可算是说得上话的宠妃,自然在皇帝的面前多方维护自己苦命的两个侄儿。

二十年的岁月是如此的漫长,囚徒中的的弟弟侯赛因是个性格急躁的人,曾多次策划逃离,但在哥哥和姑姑的劝解下隐忍了下来。作为家族的长子,少年明白自己身上所担负的责任,因此不管是应对皇帝的质询,还是库尔德贵族们的挑衅,他都以一种谦卑得体的态度去应对,不出任何的差错。在多次试探之后,皇帝渐渐觉得这个青年无论从行为举止,还是精神意识上,都已经可以说是个完完全全的库尔德人了。再经由姑妈的枕旁风灌输,皇帝终于表达了对青年的完全信任。开始让他参与一系列朝廷大事的管理。青年也不负皇帝所望,在行政事务的管理上表现出了过人的才干,尤其是在市政建设方面,在他的推荐下,原本出身于一个商人家庭的哈吉伊卜拉欣,慢慢显露出了才华,设拉子城的规模日渐宏伟。青年因此被皇帝称作“皮兰”(传说中的贤相)。

但青年在王廷里日渐显赫的地位,并没有给他带来任何尊重。库尔德族的世俗贵族和阿拉伯族的神官们,当面虽然不无阿谀的称他作“皮兰”,但在背地里却都讥笑他作卡加尔来的“阿加”(宦官)。青年也不以为意,而且干脆就以此为名,青年的全名日后就叫:阿迦·穆罕默德·卡加尔(姓在最后,名在最前,中间是他父亲的名字)。

国王对他的恩宠日胜一日,甚至晚朝之后,仍破例留他在宫禁商讨国家大事。但下次朝会之时,就会有大臣不怀好意的开玩笑,当面问青年,皇帝是否有招他为“古尔坎”(女婿)的打算?每问及此,都会招来在场库尔德贵族们的一片哄笑。青年此时却往往不动声色,只以他那春风般的微笑来应对。

经过多年的努力,青年终于凭借着努力,让弟弟侯赛因外放一省的总督,而出身普通的哈吉伊卜拉欣也在他的提携下升到了设拉子副市长的位置。接下来,就是耐心地等待。机会也随着时光流逝,向他走来。。。。。。

重生

伊历1186年,在阿加37岁生日来到的前几天,他的姑姑派人从宫中给他带来了密信。一代英主卡里姆汗即将走到生命的尽头,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没人能够预料。姑姑告诫侄儿应该早做准备。于是阿加从马厩里牵出那匹耐力最好的土克曼马,以打猎为名,离开城市,来到郊外距离设拉子25英里的猎场,等待着最后的消息。

3天后,皇帝驾崩的消息传来,阿加立刻率领随扈快马加鞭向故乡方向奔去。此刻的赞德朝廷,卡里姆汗的子侄们虽然正为争夺王位而互相火拼,但是他们也没有忘记要解决这个眼中钉。在听闻阿加出逃的消息以后,朝廷立刻派遣大将阿里带领骑兵小队从后掩杀。幸运的是,阿里既是当年他在朝中老友,非常同情他的遭遇,同时也有自己的打算。因此出城之后并没有沿着阿加逃跑的方向追下去,而是直接转道伊斯法罕,因为在波斯有句谚语“伊斯法罕半天下”,他要借助这里的财富,开创自己的事业。

阿里逃回了家乡,召开了部落大会,本以为部众们会像当年一样,重新汇聚到自己家族的旗帜之下。但是没有想到,自己同父异母的弟弟,里扎和穆塔扎尔,却首先向他发难。一个想要绑架他成为傀儡,另一个更是想在酒宴上用毒来谋害自己的大哥,幸亏前有侍奉了家族三代人,忠心耿耿的老管家为他通风报信,后有与他自幼青梅竹马的姑娘代他喝下了毒酒。。。。。。当所有的苦难一一过去,他终于初步统一了部落,环视周围只有弟弟法拉尔和侯赛因的儿子(侯赛因当年出任总督之后,因为急于代父报仇,被叛徒谋杀,只剩下两个儿子留给阿迦照顾)仍然在他身旁。

在解决了兄弟对自己的威胁之后,阿加把目光投向了吉兰。吉兰省位于里海南岸萨,这里是波斯丝绸集散地,也是对外贸易的重要枢纽。更重要的是这里的总督虽是当年自己父亲所任命的重臣,却在那场决战中可耻的背叛了卡加尔人,这是阿加所不能容忍的,复仇的矛锋,第一个就指向了吉兰!卑微的总督不敢抵挡突厥人锐利的兵锋,收拾好细软,全家上船亡命俄国。阿加兵不血刃就占领了吉兰,凭借充足的财富,他可以从土克曼斯坦征召成千上万的突厥游牧骑士,此外,马赞达兰省的马赞达兰人也向他归附,大量的马赞达兰火枪步兵加入了他的大军。下一个目标,指向高加索。同源的阿塞拜疆人是他在那最坚定的盟友,依靠这些天生的山地勇士,不费太大的力气,亚美尼亚省就落入了他的手中,由亚美尼亚东正教基督徒所组成的炮兵,也成为卡加尔军队序列中的一员。

此刻,作为他的强劲对手,伊斯法罕的阿里将军也统一了大半个波斯,双方之间的对决似乎不可避免。部将劝说阿加汗攻取德黑兰,打开通向伊斯法罕的道路。阿加却怀着感恩的心回答:“让我们等到那位令人尊敬的瞎子(阿里将军是个独眼龙)离开之后,再向那进军吧”。在这段修整的日子里,他完善了自己的部队编制,在合理编配了亚美尼亚炮兵和马赞德兰火枪步兵之后,对土克曼骑兵的整编开始了,突厥游牧勇士有的是勇气,缺的是纪律,因此阿加汗设置了从昂巴什(十夫长)到明巴什(千夫长)的战队编制,从此由弓箭,马刀,长矛,短枪所武装起来,拥有铁的纪律的土克曼圣战骑兵团,成为了大汗军中最令敌人胆战心寒的恐怖梦魇。

上天似乎也开始垂怜这个被他遗忘近乎40年的孩子了,不久伊斯法罕的阿里将军病故,包括德黑兰,伊斯法罕等在内的一系列波斯名城大邑都在阿加汗强大的军团面前无血开城。他把政治中心由阿斯塔拉巴迁到了德黑兰。环顾整个波斯大陆,此时只剩下凭险据守在设拉子的赞德王朝少主卢特夫·阿里汗以及托庇在阿富汗军阀卵育下,盘踞在马什哈德的阿夫沙尔王朝末王沙赫·鲁赫。解决这两个与自己家族有三代恩怨的末代王朝,成为了阿加的下一个目标。